Neo-L
數著指頭等待老去
 

LOFTER,好久不见。

转眼三年,过去的过去,过不去的也过去了。

岁月的践行,一一复刻前人。

丢掉脆弱的书生外套,

趟入黑洞洞,无休止的欲界。

我,成为一名商贩。

待续。。。

我深深吸口气,一阵沁鼻的寒,抖动着参差的线,尔后消失在那些个弄堂里头,我试着闭上眼睛,幻想着当年这石板地,这人家,这不一般的滩儿。

看,花火,雨水过,各自陌路走。

乐乐...

他看着我,像看着一小孩...

秋长的孩子

昏’

灰蒙蒙的天,我无聊的看着窗外细线,如何把思念化作泥泞的光影。。。

有些天没玩相机了


普通人家/回家

演唱會- - - -

下 雨 了

斑 驳 阑 珊  几 分 闲 散

慢 慢  呼 吸  灰 白 的 天

想一個裝B的名字,ummmm,就叫《縛繭》吧

我也賞花

距離

紅色,的花 

其實很想把路燈“放下來”一點點的,剛剛好那種,懂了吧?呵呵

紫荊花

玻璃片兒

沒有女友,只能惡俗地偷拍了...哈哈

感冒了,就让病毒在体内多呆些日子吧。

慢慢的蔓延,不想睁开的睫毛外,周遭朦朦胧胧,多美。

享受这一刻的慵懒,想起家里那钢琴,好些日子没有弹了。

U jump I jump ...檢驗真正愛情的唯一標準就是去大西洋跳一把...

畢業設計啊,凌亂了凌亂了...

蓄謀已久的一場大雨,

趕走了這股騷騷的氣流。

全身毛孔都似來到午夜,

擺動著荷爾蒙。

莫把人生看得太嚴肅,愛恨,沉浮,只是姿態。

是人言可畏,亦或是社會的不該。


燦爛的燃燒,

莫忘,

燈芯兒已不再。


活着,須是恰到好處,

不出一分或一厘,

誰能做到,誰又能主宰?

人生,

這齣戲,

命運已在背後將我安排。


                                       ——觀《阮玲玉》有感


翻看自己寫下的種種...

暖暖的氣息,

濕漉漉的街面,

花苞們蠢蠢欲動地嘗試呼吸第一口春天。


哪家陽台上,

藤椅上懶洋洋的姿態,

翻著略帶霉味的書,

呆呆的眼兒望穿了那一行行陌生的字,

咖啡表面淡淡的煙,早已飄走了你那魂兒。


久久,久久。

那女孩兒,你十分惹我喜愛,等我吧。

未來的那天,在熙熙攘攘的人群裡頭,

遇到你的人,會是我

《未命名》

最近,最常看到的三個字——未命名

good nite ,未命名們~

《夜深》

風吹過,葉子飄進哪扇窗?

門後面,是哪個鬼魅在寂寞了...

不妥協直到變老

一縷光

看書...

永遠,一個不應該存在的詞,給人太多的妄想,放不下妄,自然逃不掉煩惱。人,很多時候太把自己當人看了。若不,很多問題,都不是問題。

叼著煙的電工師傅...

日漸昏,是時候回家了。感謝辛勤的“水面清潔工”,守候我們的珠江。

享受那一刻的燥熱,與安靜

回家

老房子與樹

陀螺,高光曝得沒完沒了....

釣者

那年夏天,寧靜的那片海

把你的燦爛留住,縱你已化春泥

水深危險,謹防落水

my dear sister , love u with my life time .

你在想些什麼?我又在想什麼?——

望著我

 

naiif:

願意為你留下 ...  ;  管它風雨飄搖 ....

低頭

回眸

聲嘶力竭——

Gigi——

遙望——

我佛慈悲,眾生皆平等。鬆垮的衣衫前面僅是在建的華麗大廈

© Neo-L/Powered by LOFTER